天發主管

天發主管“明天打新加坡应该没什么问题,主要就看和林肯这一场了。”一旁的白悦道,“其实往好得想,我们至少也是季军了。”邵涵抓着爻森的衣角,微颤的声音带着不由自主的哽咽。他最终还是抵不过爻森就在自己身边的这种安全感所带来的无限放大的情绪,人可以在陌生人面前忍住难过,却总是会在面对自己最信任亲近的人时忍不住眼泪。“明天打新加坡应该没什么问题,主要就看和林肯这一场了。”一旁的白悦道,“其实往好得想,我们至少也是季军了。”粉丝们自然是有很多话要和他们说,爻森等在一边不去打扰,等到粉丝们依依不舍地送他们出赛场,他才跟着走了上去。“眼镜蛇也在R4被德国队淘汰了啊。”王宇锡慨叹道,“现在我们真是全村的希望了。”邵涵抬头望着停在自己面前的爻森,脸上看不出太多的失落,反而是朝他微微笑了笑,道:“我尽力了。”虽然外界所有人都在夸诺亚拿到了参赛以来的最好成绩,可是爻森明白,诺亚不会拘泥于过去的成绩,他们会想要走得更远。

天發主管邵涵忍不住想,如果自己的反应再快一点,和队友的默契再高一点,判断再准确一点,他们是不是还可以在这个赛场上留得更久一点。“我要说的就这么多。”“眼镜蛇也在R4被德国队淘汰了啊。”王宇锡慨叹道,“现在我们真是全村的希望了。”也就是说,基本可以确定Titans将会在败组的最后一轮淘汰赛中与林肯展开参赛以来第一次交锋。爻森在床边坐下,邵涵就仿佛感觉到来了似的,下意识地伸手抱了过去。爻森握住他的手,确认毛巾不会特别烫之后,把毛巾贴在了邵涵的眼睛上。他和他的队友们的确尽力了,只是实力的差距很悬殊,他们也输得心服口服。但输赢还是这么残酷的一件事,一想到接下来赛场上再也没有诺亚的身影了,他不可能不难过。爻森:“嗯,尽力就好。”邵涵埋在爻森的颈窝里,只是轻轻地吸着鼻子,呼气的时候有些微颤,就连因为不甘难过而哭泣的时候都很安静,和他内敛的性子一样。

天發主管爻森转过身紧紧抱住了他,直接把邵涵抱起来放在了床上。他轻轻拍着邵涵的后背,感觉到邵涵的眼泪砸在他的颈窝。爻森推开休息室的大门,随手把喝空的饮料瓶扔进了走廊上的垃圾桶里。明明瓶子已经空了,却在垃圾桶里砸出一声沉重的闷响,足以见得爻森用了很大的力气。虽然外界所有人都在夸诺亚拿到了参赛以来的最好成绩,可是爻森明白,诺亚不会拘泥于过去的成绩,他们会想要走得更远。爻森站起来,收拾了一下睡衣,朝着浴室走去,他正准备打开浴室的门,忽地听见身后传来掀开被子赤脚踩在地毯上的声音。他回过头,腰却被一把从背后抱住,邵涵暖烘烘的身体和额头顿时靠在他的背上。情绪的闸门一打开,邵涵就根本止不住了。他抵着爻森的后背轻轻地哽咽,眼眶发着红,眼泪全都裹在眼眶里,摇摇欲坠。天知道他费了多大的劲才没在下场后第一眼看到爻森的那一瞬间红了眼睛。热毛巾盖在眼睛上非常舒服,邵涵很快就睡着了。看邵涵的呼吸均匀了下来,爻森把邵涵的手臂塞进被子里,起身离开了房间。他和他的队友们的确尽力了,只是实力的差距很悬殊,他们也输得心服口服。但输赢还是这么残酷的一件事,一想到接下来赛场上再也没有诺亚的身影了,他不可能不难过。爻森走出房间时,Titans剩下几人正在客厅里聊着天。爻森走到沙发边坐下,王宇锡见状问道:“邵哥……还好吧?”

上一篇:四川凉山当局本办公室副主任杨彬受审

下一篇:杨振宁与李鸿忠等座讲:中国古日古迹超明治维新